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经济

中美贸易争端会再起风云吗?

刘利刚、余向荣:针锋相对的贸易报复有走向形势失控的风险。中美贸易不平衡有深刻的结构和政策原因,可能没有立竿见影的解决办法。

近期中美贸易摩擦风险有所上升——七月举行的首轮中美全面经济对话未能就双方钢铁贸易分歧达成共识。在市场还在消化其影响之际,媒体报道,特朗普政府将准备对中国贸易展开新的301条款调查,尤其将关注知识产权以及美资企业对华技术转让。虽然白宫延迟这项调查的宣布,其所可能引起的贸易纷争值得市场警惕。

动用301条款或是处理中美贸易不平衡一项有力的工具。媒体报道,特朗普政府可能会考虑启动《1974年贸易法案》的301条款。这是处理贸易问题的简单有效工具,因为该条款授权总统对贸易伙伴可能的不当贸易行为采取任何的合理行动,包括贸易调查和报复措施。美国在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初曾频繁使用该工具以应对与日韩之间的贸易摩擦,但在1994年加入WTO争端解决机制之后很少使用。近年来,该条款主要在其特别修正案下应用于知识产权保护(尤其WTO条款之外的)。301条款的方便之处正是在于它允许美国政府不经WTO授权就采取相关措施。考虑到现在的僵局,无论是作为新的政策取向还仅是一种谈判策略,美国动用301条款在知识产权等领域给中国施压的可能性是存在的,特别是中国已在以往的数年成为美国特别301条款高度关注的国家之一。

该动作对中国高技术产品对美出口直接影响应该有限,但可能导致贸易摩擦升级。首先,在宏观层面上,中国仍然还是一个重要的“世界加工厂”。加工贸易贡献了2016年贸易盈余的55%。从全球价值链角度看,中国占美国贸易赤字的附加值份额仅为30%左右,远低于面上的47%。如果美国实行对华贸易制裁,在中国出口产业链上的美国、日本、韩国、台湾等企业都会受到冲击,受影响甚至可能比中国企业还大。其次,在知识产权相关的产业层面上,中国高技术产品出口很大程度由外商直接投资的供应链驱动。2016年,美国在先进技术产品(Advanced Technology Product)贸易上对华赤字1140亿美元,占其对华总赤字的三分之一。但是如果不考虑信息和通信产品——这类产品受外资供应链(如台湾IT公司)驱动最多,那么先进技术产品贸易实际仅占中美贸易总量的8%,而且2011年以来一直是美国对华盈余。若无对华出口限制,美国在该领域的贸易盈余可能还要更高。因此,美国针对这类贸易的限制措施可能只会损害美国经济利益以及在中国出口供应链上的其他国际企业。第三,外部压力可能激发中国政府增加研发投入,减少对于外国技术的依赖。过去依靠劳动力成本优势及人口红利维持的高增长已不可持续,中国正面临工资上升和劳动力萎缩。未来的发展必然要依靠生产率提升和本土研发。中国研发投入占GDP比率已从2002年的1%翻倍到2014年的2%,超过OECD国家平均的1.88%。中国专利申请也从2002年13.2万多件上升到2016年超过180万件,年均增长20%。而且,私人部门专利申请增速高达35%,已成为创新的主要驱动力。中国政府正试图通过“中国制造2025”等战略实现产业升级和转型,而中美贸易僵局可能会使一些外国公司被排除在这些计划之外。

动用301条款的潜在影响也要看调查范围及执行情况。至少,过去针对中国的几项301条款调查的影响还是比较有限的。美国贸易代表受理过针对中国劳工权利、汇率政策以及绿色技术的申述。针对绿色技术的政府补贴,美国贸易代表在2010年10月启动了调查,在12月向WTO提出诉讼,在次年6月宣告美国赢了诉讼、中国同意取消对风电领域的特别补贴项目。对在劳工权利和汇率政策的申述,美国贸易代表则决定不启动调查。当然,这次可能不同,尤其如果由白宫主导、由美国贸易代表提出,但目前还难以准确评估该动作的后续演化情况。

FT威尼斯人开户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威尼斯人开户微信
扫描关注
FT威尼斯人开户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