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海外收购

中国企业为什么难以捉摸?

对西方企业来说,与中国企业打交道的问题是不知道该信任谁或相信什么。这种恐惧在与中国民企和国企打交道时都存在。

“再不做点措施,就真让老外觉得我们中国企业是人傻、钱多了。”郭广昌上月这样称赞北京方面叫停国内大企业海外收购热潮的行动。作为中国最大的海外收购者之一,他把这股热潮称之为“非理性的海外投资”。

暂且不论他谴责一项他自己充当开路先锋的活动的动机,郭广昌对问题给出了错误的诊断。对西方企业来说,问题不是中国企业可能人傻钱多,而是不知道该信任谁或相信什么。

这种恐惧在与中国民营企业和国企打交道时都存在,尽管原因各不相同。个人诚信似乎是次要问题;企业诈骗能手中也有不少中国人,然而耍花招是所有企业文化中都有的一个特征。

西方企业面临的关键挑战是,中国企业的收购出价源自于中国国内一种让人很难理解、更不可能预测的环境。中共的无形之手可能会允许市场力量蓬勃发展一段时间,而一旦这些力量不再服务于一个更高的目标,这只手就会突然限制这些自由。

“与中国海外投资相关的风险通常有三类,”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中国前瞻项目(China Foresight Project)负责人于杰表示,“即经济风险、政治风险,以及与无所不在的中共相关的风险。”她补充称,鉴于中国政治体系的本质,这三种风险“不可避免地相互交织”。它们“并不总是遵从经济理性”。

这种动态可能威胁到中国海外投资中的大部分——官方数据显示去年中国企业做出1700亿美元的海外投资。但其中有多少投资会受影响、具体涉及哪些交易呢?实话讲,除了极少数中共官员以外,没人能知道答案。

以最近对安邦保险(Anbang Insurance)、海航集团(HNA Group)、大连万达(Dalian Wanda)和复星(Fosun)的整治行动为例——近年来这四家大型民企总共完成了550亿美元海外收购。年初的时候,这四家企业的老板们至少表面上意气风发,以疯狂的速度收购海外资产,并沉浸在企业神话中。

如今,安邦董事长吴小晖被带走调查。万达董事长王健林正在转卖优质资产以偿还债务。郭广昌写信赞誉复星被卷入的调查,海航首席执行官谭向东(Adam Tan)正设法解释该公司不透明的所有权结构。

虽然表面上都不敢批评中国政府,但私下里,他们正因股价暴跌而愤怒。“监管机构疯了,”上述四家企业中一位拒绝透露姓名的高管表示,“他们不说清楚要调查什么,尽管我们这四家公司情况完全不同。他们也不愿费心去否认他们引起的所有市场谣言。”

研究公司TS Lombard中国区主席乔纳森?芬比(Jonathan Fenby)认为,此轮整治的源头,可追溯至今年春节期间投资公司明天集团(Tomorrow Group)掌门人肖建华被戏剧性“绑架”的事件。肖建华坐在轮椅上被内地公安从香港四季酒店(Four Seasons)带走,头上蒙着毯子。

芬比表示,在接受盘问时,肖建华讲述了自己如何为中国企业大亨将资金转移至海外、助长了中国2016年资本外逃的洪流。芬比称:“有多个消息源称,在听取了有关肖建华供词的简报后,习近平大怒,一拳砸在桌子上,要求对资本外逃的祸首采取行动。”

但如果说此轮整治只针对民企,这是否意味着国企是西方公司打交道的更保险选择?虽然国企与党内的终极老板拥有更稳固的关系,但它们也存在诸多问题。

一个问题是,董事会中负责与海外公司谈判的高管无权做主。身份不明的中共官员——可能来自国资委或其他部门——不仅负责选拔国企高管,还指导企业战略。

因此,西方公司很难与中国同行愉快相处。中国企业向外扩张之前,这或许不是那么要紧。“在经济开放初期,中国承担得起行事难以捉摸的后果,”于杰说,“现在就不然了,因为中国的经济和国际公信力已与世界其他地区紧密相连。”

译者/何黎

FT威尼斯人开户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威尼斯人开户微信
扫描关注
FT威尼斯人开户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