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全球能源

“东方”:全球能源安全的新主角

巴特勒:国际能源署应给予中、印等国正式成员国身份,否则它们将创建自己的机构和能源安全安排,导致破坏和分裂。

全球能源经济的重心已经转移。需求和贸易已从大西洋盆地转向太平洋。直接造成的影响显而易见:如今,中国国内的趋势对油价发挥着至关重要的影响;过去几年,天然气价格首先受到日本和东南亚需求模式的推动。

能源行业的“东方化”始于上世纪70年代。但如今这种转变的规模还改变了权力、风险的平衡。随着中国、印度等经济体越来越依赖能源进口,能源安全已成为一个亚洲问题。

按实际值计算,石油供应过剩已经使油价跌至低于40年前的价格,但能源安全并没有得到保障。安全取决于贸易及各国对进口的依赖,而石油进口往往来自不以稳定著称的地区。

几点事实可以证明这些风险。50年前,亚洲国家仅占到全球石油消费的八分之一。去年,这一比例已达到三分之一,其中大部分增加的消费都靠进口满足。过去10年,亚洲的石油产量一直没有变化,但日消费量增加了800万桶,增加最多的是中国,其今年6月每天进口879万桶。印度的进口也在增长,整个亚洲去年在石油上的净贸易逆差为每天2500万桶。

而这仅仅是开始。贡献了过去20年亚洲大部分经济增长的中国,或许正在摆脱对重工业的依赖,而其服务业和消费支出仍在增长。未来10年,中国的汽车保有量很可能翻番,航空旅程也是。印度经济也在扩张(过去5年每年增长7%),到2030年左右,印度将成为一个拥有15亿人口的庞大市场。

电动汽车的发展可能会限制石油进口的需求,但实际上至少10年内不会出现这种局面。目前,亚洲的石油需求还在增长。

安全方面的挑战很明显。首先是马六甲海峡、霍尔木兹海峡的咽喉要道。每天约有1700万桶原油运经霍尔木兹海峡,其中大多数油轮驶向东方。两处海峡都容易因冲突或恐怖主义活动而关闭或停运。

其次,这些经济体依赖的石油出口国并不稳定。利比亚、尼日利亚、委内瑞拉的政局都很脆弱。沙特阿拉伯国内也出现了裂痕。德国前外长约什卡?菲舍尔(Joschka Fischer)最近写道,下一场中东战争将源于沙特与伊朗之间的冲突。利比亚的教训是,政权更迭可能带来严峻的紧张局势,进而导致一场切断石油供应多年的内战。

全球能源安全面临的第三个、也是最大的风险在于,依赖进口的国家在市场受压的时候会如何行事。中国与委内瑞拉等一些石油出口国达成了协议,用先前的投资换取优先供应权。此类协议减少了公开市场上的交易量,因此加大了供应不稳定和价格波动的风险。

这一切都指向了一种明确的共同利益,那就是让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等国加入上世纪70年代建立的、旨在将石油市场不稳定的影响最小化的机制框架。成立于1974年的国际能源署(IEA)是这一努力中的核心,虽然中东等地区多次爆发冲突,但没有出现能源危机。

国际能源署在与主要新兴市场经济体接触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但是,包括印尼、新加坡在内的国家成为国际能源署联盟国还不够。国际能源署应给予中国、印度等国家正式成员国身份。如果这些国家未被邀请加入,他们的合理回应将是创建自己的机构和能源安全安排,而此举将导致破坏和分裂。

本文作者是伦敦大学国王学院国王政策研究所(Policy Institute, King’s College London)访问教授、主席

译者/申凯

FT威尼斯人开户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威尼斯人开户微信
扫描关注
FT威尼斯人开户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