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性别平等

达莫尔被炒的启示

赫弗南:这名谷歌员工的问题是未能意识到,在私人场合可以发表的言论,与在工作场所可以对同事说的话是非常不同的。

很多行业都在艰难应对多元化,但很难找到像在其他方面快速变化的科技行业这么进展缓慢的。

几个月前,我与硅谷一家领先公司的一位风投资本家交谈。我问他,他是否担心硅谷现在正变得白人化、男性化而且有点陈腐。他不以为然。就白人化而言,他告诉我,谷歌(Google)“几乎是一家印度公司”。男性员工偏向?这并非硅谷的错;女性不愿埋头苦读获得工程学位。我指出,我曾经营一家软件公司,尽管我一行代码也不会写,他耸了耸肩,转过头去修改他的PPT文件。硅谷可能变得陈腐的潜在影响似乎不是一个问题。

在谷歌员工詹姆斯?达莫尔(James Damore)引发轩然大波时,我想到了这种淡漠的态度;达莫尔炮轰谷歌多元化计划的长篇电邮使他被炒。这位工程师反对无意识偏见培训(升职的必要条件)和他觉得压抑的其他很多政策和程序,没完没了地、令人困惑地把过时的科学和权利意识拼凑在一起。他对他所说的谷歌“单一文化”感到不爽,却未能意识到这样一点:所有组织都宣扬其价值观,如果你不能认同这些价值观,那可能不利于你的成功或归属感。这种文化契合在乐施会(Oxfam)和在白宫一样适用。在家里或者在个人博客中可以发表的言论,与员工在工作时间、在公司服务器上对公司员工可以说的话是非常不同的。谷歌的办公室可能看上去像是一个家,甚至一个游乐场,但它仍构成一个办公场所。

这还不算,达莫尔的电邮起到了反效果,人们的注意力没有放在他的抱怨上,反而注意到他的雇主严重缺乏多元化。谷歌领导层有75%为男性。在该公司的工程师团队(这个团队拥有大部分影响力)中,只有20%为女性。在一起仍在审理的诉讼中,美国劳工部(Department of Labor)声称,“薪酬不平等”在谷歌员工队伍中系统性存在。

然而,在这个正变得声名狼藉的行业中,谷歌还是比较进步的领军企业之一。今年,在经历了多起丑闻(包括欺凌、性骚扰甚至干预印度一个司机的强奸案调查)后,优步(Uber)——硅谷估值最高的私有企业之一——失去了20名员工、一位董事会成员以及首席执行官。在电玩行业,“玩家门”(Gamergate)事件公开针对女性进行骚扰、欺凌,甚至发出强奸威胁。

在世界范围内,科技行业一直未能证明自己是一个对女性员工来说开放且令人振奋的场所,让她们受到认真对待并获得晋升机会。当我在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头10年经营软件公司时,我只认识两位女性CEO,此后又遇到了两位。在我第一次担任CEO时,我最初的薪资是男性同行的一半。

因此,当谷歌母公司Alphabet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声称,“言论自由、多元化、包容性和科学思考的原则”是这个行业的典型元素时,他显然有点过于怀旧了。在互联网问世之初,那些最初的美德是清晰可辨的;如今则很难辨明。巨额金钱利益的诱惑,以及对艾恩?兰德(Ayn Rand,俄裔美国哲学家,强调个人主义和彻底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译者注)笔下的超级资本主义的准宗教式推崇,造就了强悍的新一代人,他们没有时间考虑除私利之外的任何原则。

伴随兄弟会风格的欺凌和排他文化出现的,是激进的避税尝试。这个行业神神秘秘地企图囤积并利用客户的私人数据。它拒不接受政府施加问责机制和约束的正当努力。从Facebook和Snapchat等公司的股权结构可明显看出,普通股东的分量不超过公民。对于给该行业带来财富的技术颠覆所造成的副产品,比如失业和社会成本,该行业几乎没有显示出任何关心。

所有这些都让人们对这个行业的正当性,及其作为全球经济乃至整体社会最强大推动者之一的新角色产生质疑。科技行业要实现其在公共和私人生活所有领域(从您购买的食品,到您使用的金融服务和医疗保健)与日俱增的雄心,它将需要信任。

评论人士经常把现在的硅谷与10年前爆发的金融危机之前华尔街的傲慢、孤立和破坏性力量相提并论,因此,是时候开始思考声誉问题。此外,在这些科技巨擘表面上的光鲜褪色后,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什么?

本文作者著有《盲目心理学》(Wilful Blindness)一书

译者/梁艳裳

FT威尼斯人开户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威尼斯人开户微信
扫描关注
FT威尼斯人开户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