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FT 设置 登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免费注册找回密码

为您推荐

基因编辑

人类基因组编辑需要国际指导方针

梅茨尔:随着基因编辑技术的发展,建立适配的监督势在必行。但草率的制定监管或暂停相关研究和应用活动都不是最好的选择。

在比大多数人意识到的更早的时候,基因革命就将改变我们身体内部的世界,以及我们所处的外部世界。尽管我们主要在医疗保健领域考虑基因技术,这些技术将改变我们孕育孩子的方式、我们所孕育的孩子的特性,并最终将改变我们作为一个物种的进化轨迹——而我们还丝毫没有为即将到来的事情做好准备。然而,我们必须做好准备,从而充分发挥基因技术的益处,并将其潜在危害降到最低。

现在科学家能够把生物学运用到以前无法想象的程度。过去一年中,我们见证了两只雌性老鼠拥有了她们的后代,见证了基因编辑工具精确度的极大提升,见证了首例基因编辑人类在中国诞生。

然而,随着这门科学呈指数发展,指导人们如何最好地运用这门科学的监管却难以跟上前者的步伐。如果基因技术的应用在没有适当制约的情况下向前推进,危险就会增加,更多像贺建奎这样的科学家将把人类的健康置于风险之下。贺建奎是中国的生物物理学家,他对两个女孩进行了基因改造。但如果在问题变得清晰之前就草率地制定监管,如果监管过于严苛或者不够灵活,会使许多本可以从应用基因技术中获益的人遭受不必要的痛苦,甚至死亡。

为了应对这一挑战,一些知名科学家和伦理学家在今年3月呼吁,暂停可遗传的人类基因组编辑,直至建立起一个国际治理框架。近期,我所在的世界卫生组织(WHO)的一个委员会提议建立一个中央登记处,追踪可遗传的人类基因组编辑的相关研究和应用。

不过,尽管暂停活动的想法具有感召力,这可能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如果没有执行机关,这充其量只能限制一些比较负责任的科学家的行动,而这些科学家中有许多已经在法律限制的范围内开展工作了。更糟糕的是,这一想法将催生出一个支持维持现状的新利益集团,暂停可能会变成永久性的禁令,阻止那些能够拯救生命的治疗,并迫使研究人员转入地下或转移到更宽松的司法管辖区。

然而,另一种选择并不是什么都不做。相反,我们必须阐明,在运用可遗传的人类基因组编辑技术时,我们希望能够用哪些核心原则来指导自身的行动,并立即开始应用这些原则。

第一条原则一定是必要的谨慎。任何人,只要他们所从事的工作可能改变他人或潜在的人的可遗传基因,都务必要确保他们没有将受试者的健康置于不必要的风险之中。由于目前还没有可遗传的人类基因组编辑技术的临床应用扫清了这一障碍,因此目前任何人继续进行此类技术应用都是不负责任的。

第二条原则是全球覆盖。尽管英国等一些国家建立了周密的监管结构来监督人类基因工程,但其它一些国家什么都没有。为了避免催生一个具有潜在危险的医疗旅游市场,各国都必须基于国际最佳实践、当地传统及价值观建立起本国的监管准则。拥有健全监管基础设施的国家可以帮助其他国家填补监管真空。

第三条原则是完全的透明。性命攸关,应尽一切努力杜绝像贺建奎那样危险的秘密工作方式。任何对人类精子、卵子或胚胎进行基因编辑的人都应在公开登记处进行登记,如我所在的世卫组织委员会提议的那种登记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威尼斯人开户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威尼斯人开户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